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老屋

时间:2020/10/8 19:29:25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0  评论:0

 老屋是一幢设计别致,用料简陋的三间两层小楼,建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是父母居住了二十五年的家。

  父亲去世后,母亲一直和兄长一起生活,老屋长期闲置,年久失修,门窗朽烂变形,墙面开裂脱落,部分屋面渗水,虽然整修过几次,但与初建时的情形已是大相径庭。

  记得父亲买下这块宅基地时,周围曾是一大片水田,往东是一条通向城区的沙石小路,西边是长满了一排排榕树的子弟学校。南北通透,闹中取静的环境,让父亲很是满意。一年后,由兄长精心设计,父亲亲自指挥承建的小楼,终于圆满竣工。由于设计新颖,宽敞明亮,引来不少路人前来参观并大加赞赏,每当这时,父亲眼中总是掩不住内心的笑容。更令父亲欣慰的是,出身贫寒,省吃俭用的他,奋斗了大半辈子,终于有了自己的房产。

老屋

老屋的门楼及小院

  一九八六年春节,我们随父母搬进了属于自己的新家。喜欢书法,爱种花草,精通厨艺的父亲似乎比以前更忙碌了,除了帮助母亲操持家务之外,还利用空地和多余的建筑材料,请人盖起了一间厨房,搭建了一个小院,门口种上香樟树和桂花树。父亲是农民的儿子,不爱种那些难侍候的花草,却对生命力强,长势茂盛的花草情有独衷。每当春天来临,春光映照下的小院,迎春花含苞怒放,火红的山茶花和粉黄的月季争奇斗艳,花盆中的君子兰、美人蕉和一些不知名的花草,在父亲的悉心照料下,在不同的角落开得五彩缤纷,千姿百态,争先恐后地点缀着小院的春色。待到春风拂面,花的清香和厨房的菜香,渐渐弥漫开来,泌人心脾,令人沉醉。闲暇之余,父亲总爱蹲在院内,一手夹烟,一手摆弄着花盆中的宝贝,那神情好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眼里尽是怜爱与欣喜。“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这幅挂在客厅正中唐代诗人韦应物的《滁州西涧》,是父亲最为得意的书法作品,也最能反映父亲恬淡的胸襟和热爱生活的态度。

老屋

老屋客厅的墙面已斑驳脱落

  参加工作后,我一直不在父母身边,不久便入了党,上了成人高校,但毕业后一直在基层工作,不能回城,心生怨恨,产生了停薪留职,下海经商的念头。记得雨后的一个下午,我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单位回到家里,见父亲端坐在木质沙发上,茶几上的酽茶冒着热气,父亲看我回来,眼睛一亮,面容变得温和亲切,他看起来心情不错。于是,我主动坐在父亲身边,开始喋喋不休的报怨单位领导处事不公,讲关系走后门,在单位干下去没前途,不如出去打工赚点钱来得实惠的想法。父亲听后紧锁眉头,板着脸一句话也不说,见父亲生气了,我赶紧骑车悻悻地回了单位。几天后,我打电话回家,母亲告诉我,我回家那天,父亲刚刚收到纪委下达的《党员干部违纪违法解脱书》,本来心情很好,被我的一通牢骚,弄得艴然不悦,抽了半包闷烟。原来两个月以前,父亲因为建私房被纪委列入黑名单,名单中有一些被查出有贪污受贿的被组织处分,还有的被绳之以法,而父亲由于资金来源清楚,无贪拿卡要,纪委的《解脱书》,证明了父亲的清白。母亲还告诉我,父亲在接受组织调查的这段时间,自始自终没有一句怨言,可你受点委屈,牢骚满腹,却怨天尤人。打完这个电话,我羞愧地低下了头,深深地感受到历经政治运动磨练的父亲渗透到骨子里的那份执着和从容。

  时光飞逝,岁月匆匆。不知不觉父亲已年过七旬,严重的哮喘导致的慢怚肺,把父亲折磨得苦不堪言。在父亲苍白的头发、消瘦的面容和佝偻的身躯中,我再也找不到他过去英俊挺拔、神采奕奕的身影了,父亲真的老了。2010年深秋,天气转凉,父亲病情加重,完全靠吸氧机维持生命,为了减轻父亲的痛苦,全家决定送他去北京治疗,临走时父亲恋恋不舍地看着送行的亲友离开了这栋老屋,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老屋

老屋门前的桂花树

  又是一年秋叶黄。转眼间,父亲已经离开我们三年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老屋经历岁月的洗礼,虽然留下一道道密密的皱纹,但依然静静地伫立在小院中,亲切而自然,令人惆怅和感慨。因为,她承载着太多我们和父亲一起生活的美好回忆,记录了浓浓亲情的点点滴滴。环顾院中一草一木,房前屋后,依稀看到父亲忙碌的身影,听到了父亲爽朗的笑声。迢迢新秋月,亭亭月将圆。仰望星空,我仿佛又看到了父亲那双深邃而慈祥的眼睛,像一道光,照亮着前方的路,时刻激励着我们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作者:廖晓文)

责编:丛芳瑶 

特别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都市资讯网》网站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都市资讯网版权所有